鞋王针眼

时代后遗症

几年前 有人问他们:
“你们怎么看待当下社会?”
他们回答:“社会毫无希望。”
人们把他们关了起来。
多少年后 他们出来了。
他们依然坚持着自己。

几年后 他们问我:
“你怎么看待当下社会?”
我回答:“我对社会与未来充满信心。”
他们把我关了起来。
多少年后 我出来了,
我依然坚持着自己。

几天前 我问一些人:
“你们怎么看待当下社会?”
他们回答:“社会毫无希望。”
我把他们关了起来。
多少年后 他们出来了。
他们依然坚持着自己。

一首《千惠歌》送给过生日的小宫千惠

啦啦啦 啦啦啦
我是祈祷的小行家
储物室里搞祈祷
一边祈 一边叫
亡者的灵魂快升高
心烦意乱时就搞祈祷
啦啦啦 啦啦啦
我是占卜的小行家
抽到狼的人真不少
有雪成 有美咲
占卜的结果不太好
谁会是狼只有我知道
啦啦啦 啦啦啦
我是写诗的小行家
家人从不说我的好
吃不饱 睡不好
痛苦的生活向谁告
苏醒之日早晚会来到

新村洸线的卷子或许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

提前九个月庆祝 新村洸的生日

“今天怎么回事……总觉得忘了什么……”

新村洸一边说一边进了房间。

“生日快乐~!”

洸有点被大家的喊声吓到,而眼睛也直了,

他的眼睛看到的是——

印着自己笑容头像的窗帘,

而且两窗帘各印了一半脸,也就是说拉上窗帘就能看到新村洸轻蔑的笑脸。

洸:“喂……那个……”(一边说一边指窗帘)

伦太郎:“啊,这个啊~是前几天特意找人DIY的呢♪~用了很多材料费呢♪”

洸沉默地看向桌子,发现桌上有一个没开封的生日蛋糕

——和下面的,印着许多新村洸笑脸的桌布。

洸的眼神更直了。

雪成:“啊……因为伦太郎说你经常这么笑,所以应该很喜欢这个表情,就……”

洸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他马上打开笔记本电脑——

桌面壁纸上,全都是他的笑,一个一个的,密密麻麻的。

洸:“谁动了我的电脑!我明明睡觉也抱在手里……”

神崎:“哎呀~这个吗~虽然不是我~你该不会以为世界上只有你有黑客的本领吧♪”

伦太郎:“洸~再看看你的鞋子吧♪~”

洸一低头发现,拖鞋的鞋面上,不知什么时候

被贴了好多贴纸,而且这些贴纸都是以他的笑容为模型的,

bulingbuling的。

洸 陷入了 无语梗塞 状态!

美咲:“好啦!那么先来切蛋糕吧!”

洸:“等一下……”

神崎:“哎呀放心吧,这蛋糕是我特意让健男去买的呢♪~这上面可没有你的脸哦~”

小岛健男:“没错,我可以保证,这个蛋糕很安全。”

洸带着半信半疑的心情,打开了蛋糕盒子。

在里面的是——

与自己脚下踩着的拖鞋一模一样的,拖鞋样子的装饰

就那么放在蛋糕上,而两个拖鞋装饰之间

还有一颗硕大的青椒。

洸:“!???!!!!??!!………………”

律:“嘿嘿,洸,这是我的点子哦~你可是亲口跟我说过你喜欢拖鞋的~”

真纪:“嗯……这两个拖鞋似的东西……好像可以吃呢!”

神崎:“当然了~本来我是想亲手做一个的,可是时间实在来不及了~正好也听说可以DIY什么的♪”

洸:“………………………………………………”

拓也:“洸的眼神,好像……”

“……总之,比起那些,来吧!”美咲说着,递来了一碗面。

“我亲手做的!请慢用!”

洸看着热气腾腾的面条,心情稍微好了一些。他无视掉伦太郎怨恨的眼神,开始吃面。
…………

大家都沉默了,静静地看着刚刚被洸吃完的那碗面

在碗底,出现了——

新村洸的笑容。

美咲:“伦太郎!!!”

伦太郎:“姐、姐姐!我不是故意的!真的!一定是拿错了!”

“算了,无所谓了……”洸刚想这么说,眼神忽然定住了。

大家顺着洸的视线看去,发现洸的电脑进入了屏幕保护模式

而屏保动画是则是一大片青椒

新村洸轻蔑的笑容,在这片青椒里,像DVD的屏保一样,向着屏幕的边框四处乱撞……

END

“把细胞拟人化”显然不只有工作细胞想到了,早在十多年前就有类似的漫画,趣味性不输工作细胞,所以来给大家分享一下ww

瞎写瞎写⭐不要当真

一时间,“mmp”这个词突然大火。
网络上的人们乐此不疲,把这个词拿过来就用了。
也有人提出这是四川小流氓才会说的词,不用说,这些真相被埋没再埋没。
所以,如果改变没用,不如用大众的这个心理做出主动的改变。
我们可以发明一种词,比如“YMAMC”
它的全称是“your mom ate my children” 当然也是脏话,只不过比较含蓄。
接下来就看哪个知名人物能主动利用这些词,让它成为潮流。
这样,几十年后,大家就可以一本正经地辱骂对方的家人,并相互谦让了。
在未来,每个人将视辱骂为褒奖,视无礼为健谈,世间的争执也就少了,一个更和平的世界就诞生了。
当然,那个时候,好人会下地狱这点不会变。

乱写乱写~恶狼游戏~

“哎呦呵!这小丫头片子,还有两幅面孔啊!”

【第三章狼审判时我的感受】


“橙汁儿!”

【看到伦太郎图鉴后的第一反应】


“伦太郎,‘昏睡红茶’是什么啊?”

【森美咲开弹幕看第三章搜查部分时】


“美咲啊!!!!!!!!!!!!!!!!!”

【我看到真结局时】


“所以,就是你用桌子杀死了森美咲!!”

【某个平行世界的第四章】


“神崎我们在这里——来呀来呀来呀来呀——”

【当你回收新村洸线BE时】


“找不到工具开门的话大家就用我的力量吧♪”

【第五章 伦太郎得脑震荡的14秒前】


“小椿,你见过生气的独角兽吗?”

【神崎被下意识反击导致昏迷前最后一句话】


“法庭上每个检察官和法官都见过,能和他们谈笑风生。”

【一句话形容海堂美保】

瞎写的 请别当真

“举个例子,当第一部有妻管严的影视作品出现时,这部作品多多少少都会受到争议,因为在这之前从没有一部作品里有一个怕女友或怕妻子的男人,如此描写一个男人是很大胆的行为。

然后再假设一下,这部作品有了很高的人气,于是其它的电视剧也争相效仿,各种各样怕老婆的男人出现了。但每个作品水平参差不齐,甚至开始有很多人厌烦这种套路。

这种现象很正常,长期以来一直吃同一道菜多多少少会有点反感的。而且不只是这种套路,如果‘女装大佬’这种词、这种套路被过于滥用,它早晚也会重蹈‘妻管严’的覆辙。因此,我觉得阻止这种现象泛滥应该从我做起。”

小野寺凛佳:“你真的确定要穿和通缉令上一样的衣服去找伦太郎吗?”

霜月雪成:“把那套蓝色衣服拿来。”

【END  风潮终结者】

新村洸为什么会想要扮成椅子?

A.本能冲动  B.测试拖鞋性能  C.他不想扮  D.哦呼

(请各位手下留情)